主页 > 无极娱乐官网 > >计灵侧着身子看不到脸只看到一个无限美好的身材
无极娱乐官网

计灵侧着身子看不到脸只看到一个无限美好的身材

时间:2018-05-02 21:15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深夜。
 
    秋剑寒元帅的府中。
 
    老元帅在书房,看着墙上一幅画出神。
 
    那是一个战场;九种不同颜色,在肆虐着战场,土地翻腾,雷鸣电闪,一边火光冲天,一边大浪无边,一边狂风呼啸,一边云漫苍穹,一边……
 
    九尊。
 
    “你们九个小家伙……”老元帅眼眶湿润:“一向小心啊……怎么这次……”
 
    画像无言,九个蒙面人依然在战场上气吞万里。
 
    老元帅深深一声长叹。
 
    蓦然。
 
    长空中一声厉啸响起。
 
    外面一声厉喝:“谁!?”
 
    随即,整个府邸都乱了起来。
 
    一道闪亮的剑光,从数十丈外的院墙之外凌厉的飞来,轰的一声,将元帅府一处偏房的房顶轰的支离破碎的冲天而起。
 
    白光一闪,插在门框上,上面一张纸,在呼啦啦的响。
 
    一个阴森的声音响起:“秋剑寒!吴文渊这件事也就罢了,我们给你一个面子,不过,做人还是要识时务,若你再一意孤行,小心你身后的人也保不住你的老命!”
 
    剑光一闪,几个护卫同时闷哼。剑光已经冲天而起,携裹着一条似有似无的黑影,下面,无数护卫飞身追击。
 
    剑光在空中一折,一蓬剑雨落下来,光芒璀璨,如同流星爆炸。护卫们大惊,挥剑自保,剑光消失处,只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上空的人,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秋剑寒自始至终就站在门口,脸色镇定,眼神睥睨,傲然负手而立。
 
    “拿来我看。”
 
    那张纸落在秋剑寒手里,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用鲜血写就。
 
    “九尊已死,无冤无仇!”
 
    砰!
 
    秋剑寒将白纸撕得粉碎,厉声大喝:“九尊之仇,不共戴天!”
 
    声音厉烈,远远传出去,只震得空中空气也在嗡嗡作响。
 
    “嘿嘿嘿……”
 
    远远地传来飘渺不定的阴森森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走着瞧!”说完再无声息。
 
    秋老元帅仰天长啸,睚眦欲裂:“不死不休!”
 
    半个京城,几乎一惊而动!
 
    老元帅气得说不出话来。
 
    幕后黑手只是被我查了几个人,就如此急眼了?那九尊的死,却又谁来付这个公道!
 
    ……
 
    云扬的家距离元帅府并不远,老元帅这凝聚了精纯玄气的惊天爆喝,几乎震动整个京城,云扬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他咕噜一声翻身坐起,手中一片玄奥的光华闪过,迅速地写了几个字,这几个字带着玄气的光芒,竟然诡异的消失在空中。
 
    “查帅府夜事!”
 
    ……
 
    清晨。
 
    玄兽市场。
 
    云扬一身深紫长袍,闲庭漫步一般;虽然看似不情愿到这里来,但,自身的雍容气度,却是丝毫不会减弱。
 
    四周全是店铺。
 
    玄**易市场,与宠物交易市场是完全不同的;这里很干净,根本闻不到什么异味。而且这里交易的,也都是二级以上的玄兽。
 
    二级以上的玄兽,已经初通灵智;本身也忍受不了不洁净。
 
    计灵跟在云扬身后,逗弄着趴在云扬肩头的千幻灵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云扬知道,这小妞可不是个好招惹的货色。
 
    只是看她居然能够威胁得了自己,能够找准自己的软肋,就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现在的千幻灵猴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头上的角也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缩了回去,尾巴也变做了一条,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幼年期猴子。
 
    一路上通红的眼睛东张西望,但,不管是看到什么吸引它的东西,都绝对不肯从云扬怀中下来。
 
    “嘶嘶嘶……”
 
    一阵莫名的声音响起。
 
    在经过第一个店铺的时候,突然间,在店铺门口笼子里的几条黄金雕塑一般的蛇扬起了头,冲着云扬嘶嘶的吐舌头,并用身体撞击着笼子,迫切的想要出来的样子。
 
    云扬心中一苦:这吸引玄兽,虽然并非坏事,但,经常暴露出来,却绝不是好事!必须要想办法掩盖这种能力才行。
 
    计灵却是美眸中目光一亮。
 
    果然啊……
 
    云扬虽然并没有练功,但是身上那种独有的清新味道,与那对玄兽有莫大裨益的生命之气,却是无论如何掩盖不了的。
 
    “金节赤练。”云扬撇撇嘴,视若无睹的往前走。
 
    金节赤练,含有剧毒,三阶玄兽。但这对于云扬来说,毫无兴趣。
 
    接下来是第二个店铺,第三个店铺……
 
    云扬只要走过去,就是引起一片玄兽骚动。
 
    云扬正在心中思忖。
 
    挑选玄兽的条件不可谓不高,第一,比驯养顺从;第二,和主人的默契;第三,教导的新能力,第四,对主人的依赖……
 
    而且,不超过五级。
 
    这等于是五个条件。不超过五级的玄兽之中,能够同时具备而且可以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实在是……不算很多。
 
    而且在云扬看来,实际上还应该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适合女子驯养。这个条件看起来可有可无,但实际上却是很重要。
 
    玄**易市场云扬这还是第一次来;他之前从不来这等地方,吃的低阶玄兽肉,也都是老梅自己去买来,用不到云扬动手。
 
    这次过来一看,居然是热闹至极。来来回回的人,川流不息。如同一座大集市一般。
 
    前方有几个身穿如雪白衣的家伙摇着折扇,一边高谈阔论,一边旁若无人的走来。
 
    云扬一看,差点笑出来。
 
    熟人啊。
 
    只见马公子与秦公子各自带着随从,满面春风的东瞧瞧,西看看,目光乱飘,八成地目光没有看玄兽,反而在来来往往的女子们身上梭巡。
 
    这位马公子怀里居然抱着一头幼兽?亮晶晶的眼珠子正在天真无邪的四处打量……
 
    咦……云扬眼前一亮。
 
    “哎,小娘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马公子拦住了一个路过的窈窕女子,一脸的沉思:“是什么地方来着?让我想想……”
 
    女子呸了一声,一脸嫌恶的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突围。
 
    “哎哎,别走么……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咋走了?郁闷,现在的小娘子怎么一个个都这样……真没意思……”
 
    马公子一脸的郁闷。
 
    “哎,姑娘,我今天一看到你,突然间就是灵机一动,作了一首诗……哎,你别走……”秦公子一脸挫败:“让你看看我的文采……哎,哎……”
 
    两个禽兽各自都是摊摊手,耸耸肩膀,一点也不以为意,继续寻觅下一个目标。
 
    云扬险些笑出来。
 
    这两个混蛋!
 
    不愧“纨绔”二字!
 
    “这两个家伙真讨厌。”计灵皱着秀眉,看着这两个家伙。
 
    说话间,秦公子与马公子一转头,已经看到了计灵。计灵侧着身子,看不到脸,只看到一个无限美好的身材。
 
    刹那间,两大禽兽顿时目光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
 
    这两个家伙色迷心窍,居然没有看到云扬就站在一边,一左一右就围住了计灵:“姑娘,呵呵呵……姑娘,我看你这么面熟……”
 
    “咳哼!”云扬咳嗽一声。
 
    再不阻拦,这两个家伙估计能被计灵活活打死。
 
    “呃……云公子?”马公子一转头,如同见鬼一般的怪叫一声。另一边,正阿谀着脸凑向计灵的秦公子闻声回头,顿时一张脸也变成了苦瓜,怪叫一声:“云兄……呵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云扬哼了一声:“你们两个人玩得挺快活啊。”
 
    马公子点头哈腰赔笑:“云兄开玩笑了,我们俩玩得再快活,也不如云兄你啊……随身携美出行,真是英雄本色,名士风流呵呵呵……”
 
    秦公子也是堆起一脸笑:“是啊是啊,云兄当真是艳福不浅……”
 
    便在这时,计灵一脸寒霜的转过头来,刀子一般的眼神看向秦马二人。
 
上一篇:现在不仅仅是算计她自己连即将到来的所有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儿
下一篇:刚要转身再出去目光不经意的瞥自己房间焕然一新的格局床上用品竟